渡河小说网免费提供倾城护爱TXT全文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渡河小说网
渡河小说网 架空小说 网游小说 历史小说 推理小说 军事小说 总裁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灵异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经典名著 耽美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仙侠小说 同人小说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都市小说
好看的小说 大隋皇帝 倾城护爱 沈嫣日记 佛珠与表 暗夜妖姬 没落英雄 秘密女友 女友故事 狩猎香国 翠玲阿姨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渡河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倾城护爱  作者:蓠烟 书号:46818  时间:2018/8/21  字数:7356 
上一章   1、约定    下一章 ( → )
云朵里,一个头发竖起来的仙女温柔的对才死不久的我说:“我可以给你世上最美丽的涅,最厉害的武功,最聪明的头脑和最爱你的人,可是…你永远不能和你最爱的人在一起,你愿意吗?”

  她贼贼的笑着,怎么看怎么像是坏人。

  我早有警惕,就等着她说完,于是得意的、一字一顿的说“当…然…不…啊…”

  我还没有说完,她“啪”得将我一推,我立即向未知的世界掉了下去。

  这时天空中才传来我的声音“愿…意…”仙女拍拍手上的灰尘,耸耸肩“就知道你愿意。不愿意…也得愿意!”呜呜,补充一下胡戈哥哥的话,见到头发竖起来的阿姨,她还没有开口,就一定要捂着耳朵大声说:“不愿意!”

  圣临大陆,三国鼎立。东为东煌,西为西华,中是锦圣。

  锦圣国唯一的公主…无双公主锦灵绣,今天很是兴奋。

  因为东煌国的国君来访,带来了他的爱子…二王子煌抒寒。

  “帅哥!帅哥哥!…帅帅的哥哥!”锦灵绣挥动着胖胖的小手,好容易才抓住前方的小帅哥“别到处看了,我就是在叫你呢!帅哥哥!”看着这小女孩一脸贼贼的表情,煌抒寒忽然有种很不妙的感觉…果然…

  五岁的锦灵绣,晃着头,咬着自己的大拇指,好奇的盯着七岁的煌抒寒:

  “帅哥哥,我盯了你个时辰了哎!你很笨吗?怎么连表情都不会改变的啊?”不理煌抒寒冻死人的视线,她踮起脚尖,用力扯住小男孩的俊脸向外一拉,满意的笑了:“还是这样好看多了嘛!”

  脸色铁青的他愣愣的看着她甜甜的笑脸在眼前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啪”她使劲在他的俊脸上亲了一口,擦擦嘴角的口水,她得意的笑了“凡是美男都逃不过本公主的掌心,哈哈…哈…”他恶寒…他无语…他看四下无人,转过头,轻轻一笑。

  八岁的锦灵绣拉着十岁的煌抒寒惊惶的看着周围陌生的景“完了完了…都3天了。我们彻底的…完全的…迷路了!笨抒寒,怎么办?早知道就不要偷跑出来玩了。”

  男孩沉静的看着她,握她的手紧了紧“别怕。”“怎么不怕?你看不出冰雪可爱、丽质无双的我是多么招人喜欢吗?要是被坏叔叔骗去卖掉怎么办?要是被嫉妒我美貌的坏姐姐骗去毁容了怎么办?…”她正兴奋的沉浸在假想中,看看他酷酷的脸上青筋直跳,另一只手已握住了倾国剑,她赶紧抓紧袖中的倾城刺,马上转换了语气。

  “好吧,就算这些武艺高强的我们都不怕!可是…我迷路了…我想回家…”她嘟起了小嘴“都怪笨抒寒啦!明明知道我是路痴,还不住我磨,要放我出来看中元节的焰火。看!我们迷路了吧?”他一言不发,清澈的眼睛安静的凝视着她,自知理亏的她声音渐渐低了下去,死抒寒,老是顶着张万年寒冰脸,吓死人不偿命啊!

  看着她咬委屈的样子,他忽然“扑哧”一笑,把她拥入怀中“绣儿,你不用在心里骂我,要骂就骂出来吧!这样子可不像你哦!”她翻翻白眼,撇撇嘴。他这么会好说话?肯定有诈!

  他轻轻的笑,恰她的手柔声说“我只是想告诉你,有我在,你永远不必怕!”

  望着她表情复杂的小脸,他笑着捧住她的脸,低头在她额上吻了一下“所以,笨绣儿,你要永远和我在一起哦!”

  3岁的煌抒寒把一个华服玉冠的男子甩到岁的锦灵绣面前,冷声道“你让我查的事已经办妥。宫千翌虽是王子,却一向不得宠。就是此人让西华王把宫千翌当质子送上的。要我帮你杀了他吗?”少女笑得非常之柔美“不用!我不会这么便宜他!”一扬手,已有侍卫来把那不断嘶声求饶的男子拖走。

  煌抒寒脸上霜华隐现,皱眉道“绣儿,听说你很喜欢那个宫千翌?你别忘了,他只是战败国送来的质子而已。”

  少女懒懒的吃着旁边美少年喂来的樱桃,毫不在意的说“喜欢?怎会?!

  我只是对追不上,又摸不着的美男充了兴趣罢了!他可是这世上唯一不肯答理我的人呢!”

  感觉到周围的肃杀之气顿减,她袖中的倾城刺缓缓滑回原处,深深松了一口气。要是煌抒寒真要杀一个人,连她都没有把握能保的住。

  她此时心神大耗,没注意到栖凤宫外,一个人影一僵,离去的背影是如此的孤寂冷清。

  煌抒寒闷闷的哼了声“早知道我也不理你了!”看他真生气了,锦灵绣从白玉躺椅上跳下来,笑着扑入他怀中“寒哥哥最好了,才舍不得不理绣儿呢!再说,绣儿也最最喜欢寒哥哥啊!”她抬起大眼睛,竭力展现着自己的真诚。

  煌抒寒气愤的扭扭她的小脸“你为什么这么喜欢美丽的男子啊!你们锦圣国的皇族个个都花心,这花心血统还真是厉害!”锦灵绣俏皮的眨折,无辜的说“本公主只是把我国的国粹…发现美,爱护美,发扬下去罢了!这是本公主唯一的爱好嘛!再说我只是远观而已,并没有亵玩之心。人家还小,喜欢看漂亮的哥哥啦!”煌抒寒默然不语,半晌,他抱起她,重重打着她的股。

  “啊!…疼死人啦!坏抒寒!死抒寒!…爱美无罪,体罚无理啊!”她尖叫。

  他难得的不为所动,直到锦灵绣吃不过痛,低声求饶,才把她放下来。

  坏抒寒!会玄玉十式就了不起了吗?欺负我只练到绣玉七式,打不过你!锦灵绣着自己的股,在心里盘算着将来如何进行打击报复。

  看着她捂着股,敢怒又不敢言的表情,煌抒寒忍不住失笑,凶悍的气势一下子破坏殆尽。唉,她不管再过分,他就是无法一直生她的气。

  捧起她的脸,他看着她的眼睛,认真的说“6岁!你最多只能荒唐到6岁!”用堵住她的抗议,他紧紧抱住她。然后,再不让你的眼里有别人。

  锦圣无双

  春日和风徐徐,花开正好,锦圣国最重享乐的锦熙城里,人群喧嚷,热闹的盖过了明媚的青光。

  拥翠楼前,比武高台上人来拳往,呼喝不断。台下密密麻麻挤了武林高手和看热闹的人,台上的竞技危险百出,热烈紧张的气氛使得这里的温度好象也徒然上升了许多。

  一个锦衣华服的英俊公子轻摇着手中的纸扇,遥立在人群中,身边的青衣家奴远远随在他身后。他只是微笑着站在那里,离得近的人竟觉得气息不稳,气血翻腾,忙离得他远了些。一片拥挤中,只有他所在的两尺之内空空,很有点鹤立群之意。

  “看!那不是南宫临吗?想不到武林第一世家…南宫世家的人也来了。”一个彪形大汉低了声音说。

  “那当然,这是锦圣国今年的武林第一盛会嘛!不但要决出谁是锦圣第一高手,而且又有可获得天下第一密宝…龙珠的屠龙令相赠。南宫临近年来少年得意,圣临大陆上已经快无敌手,据说他出道以来只败过一次。”一个道士涅的人说着,钦佩的看了他一眼,叹道:“果然不凡!”那大汉不服气道:“既然败过,就不算是天下顶尖的高手了!”旁边一直默然不语的老者冷冷哼了一声“你知道他败给了谁吗?东煌玄玉!

  虽然败北,但可与之一战,已是我辈一生之傲!”“难道…”那目中无人的大汉眼里也有了肃然之“难道是他们…东玉西壁,灵秀无双!”

  东煌国的玄玉公子,西华国的华壁公子,锦圣国的无双公主并称为“东玉西壁,灵秀无双”据传他们不但风华绝世,武艺无双,而且身份高贵,行踪很是隐秘,但凡见过他们的人都惊为天人。

  那老者默然颔首。大汉忙望向南宫临,眼底也很有些佩服,喃喃自语道:

  “若是能一睹他们的风采,就是死了也无憾,何况是败了。”这拥翠楼所在的锦熙城本是锦圣国与东煌国相邻的一座大城,景秀丽。尤其拥翠楼下落樱缤纷,极为美丽。可惜这拥翠楼却是全国最有名的一所青楼,而且专门提供男。只因屠龙令巧合下落入拥翠楼的主人之手,他借此举办这一盛会,评出锦圣第一,不但可获得屠龙令去碧落海屠龙,而且可在拥翠楼中任选一名美男作为奖励。锦圣国民风开放,男女都无守贞之说,固在此举办盛会,世人只觉风雅并无不妥。当然因与会者多是男子,江湖本就龙蛇混杂,不少人干脆整在拥翠楼里玩乐,拥翠楼也靠此盛会进斗金,财源滚滚。

  台上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功夫也越来越好,台下人声很是嘈杂。南宫林却看都不看一眼,怡然自得的看着旁边的樱花缓缓落下又轻轻被风吹起。这样的日子,本该与红颜知己把臂同游,喜好风雅的他本不爱这些争强斗狠、大刹风景之事,奈何南宫家的族长他联姻未成,非要他夺来这屠龙令将功赎罪不可。

  那些俗物要来何用?还不若眼前这樱花来得洁净可珍。微微颦了颦眉,他见一朵柔美的粉樱花正被吹落,飘过了他的头顶,不转身伸手想接住它。

  谁知他身后竟不知何时立着一位白衣少女,她轻轻伸一手,姿态曼妙的将它拈了去。他一愣,以他的功力竟没有半点有人接近的紧觉,而且能从他手中抢过花去,莫非是绝世高手,忙如临大敌的凝神望去。

  只见那女子一身白色纱衣,并未佩戴任何饰物,只将一头乌黑的长发用一条绯丝带随意系起,却自有一种高贵脱俗之气。她年纪很轻,最多不过4、5,长得眉目如画,清灵出尘。她的脸比樱花还要柔美,可那双妩媚的黑眸却带着点淡淡的冷,淡淡的傲,她虽看着你,却好象没有看见任何人一般。这样的柔美与疏离混和成一种浓郁的吸引力,让人不由自主的想亲近她,想她的眼中能有自己存在。

  伸出白玉般的手,她轻轻拈住那朵粉的樱花向南宫临淡淡一笑,声音清脆,如珠落玉盘:“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南宫公子也喜欢樱花吗?”南宫临见遍天下美人,从未失礼,此时却愣了起来。看着落樱纷纷中笑语盈盈的她,真如仙人乘风而来,樱花再美又怎能及的上她一份颜色。仿佛再看不到别的,听不到别的,他竟傻傻的呆在了那里。不知是否身在梦中,本蓄势待发的斗气全散了去,一时恍然。

  那少女见状眼波一转,轻轻一笑。

  南宫临脸上更是一红,忙定了定神道:“樱花之美又怎比得上姑娘姿容之万一,不知姑娘叫什么名字?”

  “我叫锦灵绣。听说这次的第一名拥翠楼会将花魁相赠,公子可要好好加油啊!”她顽皮一笑。

  “怎么会?”不愿她误解自己,南宫临忙正道“我是为了那可去碧落海屠龙的屠龙令而来,这令天下只有三枚,每一国的最强者得之。蛟龙千年一现,错过取得龙珠的机会未免可惜。”

  “哦?”锦灵绣眨折睛,伸手将他一推“该你了。”南宫临见台上只留下一个最强的武者,知道自己再不出去就晚了,一边恋恋不舍的望向她一边跃上台去。

  南宫临的功夫果然不错,一番恶战后将对手一脚踢下台去,对道贺的人们随意只一拱手,他急急想下去寻找锦灵绣。

  “喂!等等,你打赢了我再说啊!”一个人影一晃,那美丽的少女笑嘻嘻的立于台上,长袖一展,竟向他攻来。

  众人只见台上白影轻灵,出手如落樱纷飞,快如闪电。那少女武功之高实在匪夷所思,大家只觉她姿势美妙,竟无人看清她用的是什么招数。

  数百招过后,锦灵绣笑道“我累了,不玩了。”只见两道白光从她袖中飞出,耀眼的光芒一闪即逝,两条人影骤分。

  南宫临看着心口的衣服上一计指尖大的缺损,叹道“锦姑娘身法奇快,我竟以连你所用的武器都没有看清。在下心服口服,多谢姑娘手下留情。”

  原来锦灵绣的倾城刺一出即破去了他的先天罡气,若非她点到为止,立即收手,他此刻已经受了内伤。

  锦灵绣风中俏立,衣袍飞扬,但笑不语。

  落樱飞舞下,她的清丽灵秀,风致洒然,让拥翠一会的众人目瞪口呆。天下竟真有这样的人,武艺出神入化,姿容举世无双。人们静默了好一会儿,才心服口服的爆出了大声喝彩。“果然巾帼不让须眉,锦女侠当的起这锦圣第一!”锦灵绣快速避开上来道贺的人,却见南宫临已经了上来。

  “锦女侠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成就,莫非是…你是锦圣无双?”南宫临和她擦肩而过时轻声在她耳边问,她含笑不语。

  南宫临一怔,望向她的眼光复杂之极,似不舍、不信,又似欣赏、爱慕。她已转身进拥翠楼去领奖品,他仍呆在原地,喃喃道:“原来真是她…原来真是她…无双公主,果然是灵秀无双!”

  锦圣国唯一的公主,锦圣王最爱的女儿,无双公主不但武艺过人,而且智计无双。锦圣王有个儿子,却只有这么一个公主,从小就宠爱万千。据传这位公主追求者甚多,可是任高傲的公主却偏偏只对丞相宫千翌一人千依百顺。宫千翌本是五年前西华国战败后送来的质子,因为年少聪颖,受到锦圣王的赏识,8岁就担任了丞相一职,和公主私甚好。这位金枝玉叶的公主本该在琼楼玉台抚琴而歌,怎会落于江湖?南宫临不解的苦思。无论如何,锦灵绣拈花微笑的样子已深刻在他心底,让他第一次尝到为情所伤的滋味。

  你愿意跟我走吗?

  锦灵绣迈入号称锦圣第一楼的拥翠楼,好奇的打量着周围妖娆美丽的少年和暗香浮动、气氛暧昧的场景。早有主人上前来,毕恭毕敬的将一块刻有龙形的玉牌送上。只因那龙珠可活死人、白骨、驱百毒,无论会不会武功,吃了都会修为大进。杀蛟龙,夺龙珠,才让世人趋之若骛。只是若非武艺超群,蛟龙的厉害也会让人有去无回,所以各国只有一个名额,由武艺最强者担之,大家也无异议。

  锦灵绣拿过屠龙令随手放进怀里,笑眯眯的看着这里的主人…一个形容猥琐的男子。

  那男子不知所措的看着她,战战兢兢的说“不知女侠还有何吩咐?”她冷笑了一下“人呢?”

  见他还不明白,她轻哼一声“我的美人呢?不是赢的人有花魁相赠的吗?”他干笑着说“我见是…这么漂亮的女侠…还以为不喜欢这个…那个…”

  锦灵绣的手微微动了一下,立时有无形的压力向他来,他立刻跳了起来,说话也快了许多“请跟小人到内堂来。”

  锦灵绣随他走进一个宽敞隐蔽的院落,一路上对给她抛媚眼的美男们报以微笑。开玩笑,她最喜欢的就是美丽的男子好不好?食遍天下美食,看遍天下美男是她的理想哎。早就听过这里的男姿甚美,她还是第一次来,怎么都要带一个回去玩。

  再说,有谁还能比得上他呢?想起那个白衣无尘,清风朗月般的男子,她笑容一敛,清亮的眼神也暗了些。暗暗气道,翌哥哥,你不要锦儿,锦儿非要胡闹给你看不可,让你后悔错过了锦圣仅存的善良公主!

  正想着,一入这题名为劫翠园的院子,一片语传来。她一抬头,虽是自小胆大皮厚,脸也绯红了起来。

  只见偌大的院子里,假山花圃错落有致,许多美丽的少年被各种客人拥着,肆意玩乐。虽是白天,许多客人已经急不可耐的褪下他们的衣服,在他们身上息。

  “这里是拥翠楼最美的少年所在的地方,女侠可以随意选个你喜欢的带走。”主人道。

  锦灵绣红着脸点点头,暗骂自己有贼心没贼胆,不是想好了要越胡闹越好,气气他吗?她定了定神,漫步于小院里,只是这里的少年各有各的美丽,不知如何选起。

  假山上,两个大汉正着一个妖娆的少年,一人从身后进入他的身体,一人将下身入他的口中,他无奈的哽咽着,却被迫晃动着身体合他们。

  花间一群饮酒作乐的男人故意将手中的酒倒在脚上,让身边的少年跪在脚下干净,见那些瘦弱的少年屈辱的样子,他们哈哈大笑。

  锦灵绣忽然不想待下去了,皇宫里原也有这些污秽之事,可她还是看的很难受,罢了,自己本就有心无胆。她已准备离去。

  “啊…”一声痛苦的呜咽传来,主人匆匆转过假山,锦灵绣也跟了过去。

  只见荷塘旁的一棵樱树下,4、5个男子正笑着轮一个浑身赤的少年。

  那少年长的极美,五官精致,身体修长。此时他一双狭长的凤目痛苦的睁大,面色因痛苦和辱而扭曲,紧握的拳头,充红丝的眼睛似在控诉着什么,愤怒的瞪着这些侮辱他的男人。

  他们嘻笑着住他不断挣扎的四肢,让他呈大字形打开,正轮享受着他的身体。他身下白色的和一大摊鲜血混和在一起,看起来分外触目惊心。看到他毫无反映的昂扬,那个在他身上大力撞击的男人笑着随手将一细枝狠狠入他的铃口“小货,都玩了你多少次了,还挣扎个!装什么装?今天不给老子叫,老子就叫你好看!”

  “啊…”那少年高叫了一声,痛得大汗淋淋,身子高高的弓起,又被他们按了回去,他立刻咬住嘴,死也不肯在他们身下呻叫喊。

  “装什么清高?明明就是个烂货,这里都被松了,还每次都挣扎,是婊子就要有婊子的样子!”另一个男人用高高起的下体在他脸上擦来擦去,想入他的嘴中,他使劲挣扎着。

  “胡老三,你不想活了,上回县令的公子想玩玩这小子的嘴,谁知他咬的他差点断子绝孙。”旁边的人劝阻道“玩玩下边就好了,别惹他,横着呢!”那叫胡老三的气不过,狠狠在他脸上扇了两耳光,推开发后仍趴在他身上的那人,猛地把他的腿提起,架在肩上,狠狠撞了进去,一边动一边在他身边肆意摸索,大声呻起来。

  那少年连喊叫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觉得下身撕心裂肺的痛,他只想呕吐。正进气少出气多,一股来,抬头见他们玩够了竟纷纷往他身上撒,无力反抗的他只恨得指甲将手心掐出了血来。为什么?为什么他的苦难辱永无解

  谁来救他!或是杀死他也好!

  “各位大爷,手下留情,祁怜躺了月,身子才好,别又玩坏了他才好。”连见惯这种状况的主人也拱手相求。这祁怜才4岁,本是天下少有的绝,可惜子太烈,至从2年前被卖来这里,一直反抗,还求死了好几回,白受了许多苦楚。

  那些在他身上施暴的人头都不态一面蹂捏他已经伤痕累累的下体,一边哄笑:“死了怕什么?不就是一个男吗?值不得几个钱,大爷我陪给你。”那个带头往他身上撒的人听后笑嘻嘻的一脚向他的下体踏去,那少年已无力避开,正等着痛苦传来。那人却不知怎么一下子就飞了出去,一道白影闪过,那些体形硕壮的大汉忽然被人踢入了荷塘里,连惊呼都没出口一下子就没了声息。

  祁连睁大了眼…

  “你愿意跟我走吗?”一个比樱花更柔美,比春风更温柔的少女怜惜的看着他。

  祁怜呆呆看着她,呆呆的猛点头。他一定是快死了,否则怎会见到仙女。她好美,她的眼光好温柔,可她的纯净却更衬出他的肮脏。

  我这么脏,死了也上不了天堂吧?他昏过去前苦涩的想。 Www.DuHeXS.cOM
上一章   倾城护爱   下一章 ( → )
渡河小说网致力于打造无广告无弹窗的在线小说阅读网站,提供小说倾城护爱在线阅读,倾城护爱TXT全文最新章节,网站没有弹窗广告页面简洁。渡河小说网提供倾城护爱最新章节阅读与倾城护爱txt下载,更多精彩尽在渡河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