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河小说网免费提供倾城护爱TXT全文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渡河小说网
渡河小说网 架空小说 网游小说 历史小说 推理小说 军事小说 总裁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灵异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经典名著 耽美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仙侠小说 同人小说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都市小说
好看的小说 大隋皇帝 倾城护爱 沈嫣日记 佛珠与表 暗夜妖姬 没落英雄 秘密女友 女友故事 狩猎香国 翠玲阿姨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渡河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倾城护爱  作者:蓠烟 书号:46818  时间:2018/8/21  字数:14035 
上一章   4、幸福    下一章 ( → )
从那天起,锦灵绣就没有再去看望过宫千翌,在朝中碰见时也只点头而过。

  宫中流言本就厉害。5后,版本已经变成宫相想强要公主,公主怒,拂袖而去,与他彻底决裂,互不往来了。

  这上朝时,一向或迟到或不到的锦灵绣居然早早端坐在锦圣王身旁。因她的身份高贵,故享有这样连王妃和王子都没有的特权。

  朝中的大臣一边开始议事,一边看看冷漠的公主,又看看淡然的宫相。看来这次的流言是真的了!大家的眼神很是暧昧。

  “启禀皇上,西华有使者到访!”礼部尚书言道。

  “哦?宣!”锦圣王看看锦灵绣端坐的身影,暗笑,怪不得今天这么乖,肯来她一向觉得无聊的朝堂呢!

  那使者歌颂了半天锦圣王的德智武功后,总算进入正题“微臣此次前来,除了带来今年的岁赋,还有一事相求。西华王近病重,对王子翌甚是想念,希望献上城池5座,明珠千斗,换王子回去。”

  “城池5座?明珠千斗?西华王真是大方啊!”锦圣王不置可否,向宫相道“丞相乃朕的左膀右臂,为朕分忧良多,朕实在离不得。可这天伦之情,朕也应该成全。丞相以为如何?”

  宫千翌神色不变,淡淡的说“听凭陛下吩咐。”锦圣王瞟瞟已经坐不住的女儿,笑道“绣儿,你说呢?我们放丞相回去可好?”

  锦灵绣镇定的说“这父子天伦,仍人之常情。只是不知西华王的诚意就只有这么点吗?”

  那使者一惊“公主何出此言?”

  “丞相才华出众,对我国裨益良多,既然要他回去,当然应该要同样地位同样出众的人来换才行,光是这些俗物要来何用?”见使者脸色一变,她笑着说下去“早就听说西华二王子千壁风华绝世,美貌无人能及。不但是天下最美丽的人,而且也是西华第一高手,被世人称为华壁公子,与本宫齐名。不如就让他代兄长留在本国可好?”

  她一言既出,座哗然。大臣们暗想看来公主腻烦了宫相,又对他的兄弟起了心,宫相失宠是事实了。宫千翌也向她望来,那湖水般平静的黑眸中微微起了涟漪,只一转,又将眼睛移开了去。

  “这…这怎么可以?王子仍是千金之体…”知道这位公主的手段,那使者更是惊惶,连声音都颤抖起来。

  “哦?那丞相就不是千金之体了吗?”锦灵绣眼神一厉,他竟吓得说不出话来,早闻无双公主厉害,想不到锐利至此。

  “当然我也明白,你们王上是很爱大王子的。”锦灵绣语气一转,那使者才缓过气来,忙擦着汗说“当然,当然…”

  “爱到5年前,想都不想就把年幼的他送出!爱到这些年来从没有问过一声、看过一眼!爱到…连天下第一毒…爱别离,都要让他一试!”锦灵绣语气愈冷,脸色越来越冰寒,气势人,连朝中的大臣都屏息,不敢说半句话。

  “怎…怎么会?!”那使者面如土色,双膝发颤。

  “来人,把西华王派来下毒的人带上来!”锦灵绣懒得跟他罗嗦。

  见事以至此,那使者跪下不断求饶道“微臣也只是奉命行事,公主饶命!

  公主饶命啊!”

  “哼,虎毒尚不食子,二王子是他儿子,大王子就不是吗?”锦灵绣冷声道。

  原来,大王子翌出身低微,生母为西华王的奴婢。二王子壁则是西华王的王后所生,这西华王一生只娶了王后一人,深爱非常。那王后死后,只独爱二王子壁,竟冷漠的将大王子送走,让他自生自灭。谁料王子翌深得锦圣王器重和无双公主的喜爱≡己病重,时无多,不放心翌留在世上,怕他后威胁到壁的王位,竟狠心非将他置之死地不可。派人下毒后,见他迟迟不死,还不放心,竟又想将他唤回再除之。心不可谓不狠!

  “救命!”那使者浑身发抖,见无双公主无动于衷,神情狠厉,转而跪求宫千翌“丞相,不关我的事,饶了微臣吧?”

  “父王真的让人来杀我?”宫千翌一直淡然的脸上微感伤。

  那使者不敢说谎,点点头。

  宫千翌本就猜到七分,此时只是低低一叹,转向无双道“公主,他只是奉命行事,就饶了他吧?!”

  锦灵绣瞪了那使者一眼,不甘心的点点头“来人,将他逐出我国,除国事外,永不得让西华的人进入锦圣国!”

  看看宫相微显疲惫的脸,她向锦圣王道“父王,我累了。让宫相陪我回去吧!”

  见他颔首,她与宫相一起离开。途径那被看守起来的使者时,她轻轻以只有他能听到的声音道“听说西华王这一辈子只独爱王子壁,很是以他为傲。不知王子壁痛苦起来的涅是不是还会风华绝代呢?”再不看那使者死灰般的脸色,她追上前方那个身影,相携离去。从此,宫相和公主不和的谣言再无踪影,无人再敢不利于宫相。

  偌大的宫廷里,宫千翌和锦灵绣并肩而行,缓缓踱在长长的青砖路上。侍卫宫女远远跟随。

  “谢谢你!”宫千翌忽然看着锦灵绣,温言道。这些日子她为他操劳,瘦了不少,楚楚可怜的脸上有种孩子气的倔强。

  “我们之间还要客气吗?”锦灵绣扁扁嘴,微微委屈,随即了然的说“以你的聪慧,早就知道是他。但你还是不忍与他为敌。”宫千翌苦涩的一笑“他毕竟是我的父亲。”

  知道他心中难受,锦灵绣不再多说,只坚定的握住了他的手“翌哥哥,你还有锦儿。无论氟什么事,锦儿绝不会弃你而去,绝不!”宫千翌看着她认真的脸,心中的冰冷渐渐化开。

  她小小的手温软而坚定,他只觉得有她在身边,那些悲伤的事、那些寒冷的事,已不能再伤害到他◆光撒在两人身上,她灵秀的脸上有种比太阳更暖的光芒。也许,她对他还是有些许真心的吧?看着这个锦般多变、风般自由又总像月般温暖的公主,宫千翌忽然觉得一种叫做幸福的情愫在心里发芽。

  劫数

  御花园里,正是百花争、草长鹦飞的时节,景怡人。祁莲见到锦灵绣时,她正着一身碧衣裙,懒懒的坐倚在秋千上,与旁边的锦衣公子谈笑着。目繁花在她妩媚灵动的眼眸一转下,都像化作了尘土,只余她容高贵的似樱之魂、梦之华。花开正好,那英姿朗的男子风度翩翩,与她在一起构成了一副绝好的图画。

  远远听到他们的声音传来…

  “哦?”锦灵绣思付着“这么说,连南宫公子都不是壁的对手吗?华壁公子果非得虚名。”

  南宫临道“他的武功并不是很高,可是,这人门的很。不但长得比神仙还美丽,而且用的好象是灵力,虚空中即可伤人,厉害非常。我们那么多人偷袭,才刺了他一剑。要不是他的打架经验不够,恐怕连伤他都很难。”锦灵绣喃喃道“灵力?传说中只有仙人才能使用的力量?!看来,真是越来越好玩了。”她浅浅的笑起来,好的对手难求啊!

  南宫临见她一副见猎心喜的涅,忍不住好笑“你要小心,他不是常人。”“知道了,”她毫不在意的一笑,感激的看着他“公子此次帮了我,有什么要求请尽管提出!”

  南宫临看向锦灵绣,她碧衣裙上绣着白色的荷花,如同此刻浅笑盈盈的她一样清纯的惑人心魂,看起来纯真极了,但她乌黑的眼底却有着隐隐的防备。只有面对那人时,她才会放下所有戒备吧?他暗叹。只轻轻摇了摇头。

  “哦?”她轻笑“你真的无所求吗?”

  南宫临坦的看着她“我的确对公主一见倾心。故而公主请我去行刺华壁公子,我也毫不推辞。但我只是不想你忧心烦恼,希望为你分忧而已。你的笑容已是对我最大的回报≡谢的话,公主请再勿提起。”锦灵绣讶然的看着他真挚的眼睛,忽然觉得自己第一次见到此人似的。他洒襟让她钦佩。她真心的笑了,伸出手去“那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可好?”

  南宫临的手握上她的,两人相视而笑。看着他澄澈的眼神,锦灵绣感叹道“你是我所见过的,第二个眼神这么干净的人。可犀你来晚了。否则,我说不定真的会爱上你。”

  “哦?”南宫临反问“这么说,公主已有心爱之人了?”锦灵绣苦笑了一下,眼神迷茫“那人…是我的劫…我只是…没有办法不去管他…”

  祁莲听到这里,已不想再听下去,竭力平复着自己脸上的表情,向两人走去。

  他向锦灵绣行礼道“公主,六王子想要见你。他已经是第四次来了,你要不要去一见?”

  锦灵绣笑嘻嘻的打量着祁莲,却不说话。

  祁莲脸上一热“公…主…”

  “祁莲,怎么办?你越来越美了呢?我看这锦圣国都无人可与你比肩了。我快藏不住你了啊!”打量着他,锦灵绣叹道。

  祁莲仍是一袭朴素的白衣,一头乌发松松系起。但那白衣穿在他身上,竟有种研丽冷傲的风姿,如一朵静静绽放的白色莲花。他一抬手,一投足间,风情万种的连锦灵绣也自认不如。

  祁莲神情窘迫,贝齿轻咬着红“公主,你又拿我的长相来玩笑。”他恨自己生得太美,没有宫相那种平易近人的文雅!她该是喜欢那样的气质吧。但又暗付多亏了自己的美,让她还能时时把眼光投注在他身上。

  锦灵绣仍是笑“知道吗?我这四哥自从在宫中遇见你,就惊为天人。非要我把你送给他呢?我都快被他的烦死了。”

  祁莲脸色苍白的看着她“公主…”

  “放心啦,”锦灵绣勾起他线条优美的下颚,轻佻的笑“莲儿这么美,我才舍不得送人呢!”

  祁莲在她的眼光下,柔得像化做了水。她把他当玩物也好,当奴隶也罢,真希望她能一直这样注视着他。

  听见南宫临的咳嗽声,她笑着放开祁莲“正好,你和南宫公子过过招,我看你也快有我三分功力了吧?”

  结果大出锦灵绣意料,祁莲竟能和南宫临过上百招。他的进步如此之快,已有她的四分功力。她满意的说“看来,我可以放心的离开了。”“公主你要去哪里?”祁莲惊道。

  似是知道他的想法,锦灵绣正道“这次我不能带你。我收到抒寒的飞鸽传书,他已夺到屠龙令,在碧落海相候。我近就要启程,你要与南宫公子一明一暗保护宫相的安危,我3月内必归!”

  “你要去屠龙?”两人同时惊道。

  “那神龙仍是神物,千年一现,威猛无比。就算是你,恐怕此去也是凶多吉少啊!请公主三思!”南宫临道。

  “别去好吗?太危险了。莲儿愿意代公主前去。”祁莲恳求道。

  “你们不用说了,龙珠我志在必得。”锦灵绣脸色一肃。

  “早就听闻那龙珠可活死人,白骨。无病不可救,无毒不可解。习武人服了可修成散仙,常人吃了也可内力不绝,身体常健。可它再好,值得你用命去搏吗?”南宫临怨道。

  “绣姐姐,你是想解丞相的毒吧?”祁莲既羡慕又黯然,想不到她竟肯为他做到如此地步。

  南宫临不信道“这种灵物就算得到,没有人能抗拒它的惑吧?就算是宫相,你难道真舍得让与他人服用?”

  “唉!我也不想啊!本来跟你抢屠龙令只是好玩,想着做个仙女也不错的。”锦灵绣很是惋惜的摇摇头。

  “但这世上若没有他,就太无趣了。”抛开可惜的情绪,她的眼睛晶亮“所以啊,有些人,是劫,连我也躲不过去呢!”想不到一向无情的她竟深情若此,两人怔住,还想再劝。

  “好了,我决定的事从来没有更改过。”锦灵绣跳下秋乾慎重道“西华王恐不死心,宫相才华虽然高绝,但为人清高正直,难免在朝中树敌不少。此刻他病重,我又远离,实在危险。你们俩责任重大,千万不可疏忽,拜托了!”

  是夜,月暗星沉,两个人影行在皇宫中人迹罕至的偏殿里。

  “四哥,这么晚了,你到底要带我去什么地方啊?”锦灵绣很是不耐,明她还得启程呢,他却非要带她去看什么绝世之珍,这偏殿是备用的房屋,根本鬼影都没有一个,她现在只想快点回去睡觉。

  “妹妹,这东西你一定喜欢。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到手的,包你销魂。”推开一间内室的门,他神秘的笑。

  那屋内暗香缈缈,只一张大分外醒目。层层白纱垂下的上,传来一个男子压抑的低咛。

  听到他的声音,锦灵绣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她狠狠瞪四王子一眼“要是被我猜对,四哥你就死定了!”

  她靠近边一看,那男子正是宫千翌!

  他只着白色亵服,长发披散,被细绳将双手缚在一起,捆在头。那平时总是淡定平和的清眸里是红丝,长眉微蹩,额上挂着密密的汗珠,身体在不断颤抖挣扎。如一株被迫折的翠竹般,秀雅的脸上别有一种惑人之美。从未见过他如此人的涅,锦灵绣的心都快跳了出来。

  他的神智仍很清醒,见来人是她,他羞得转过脸去“锦儿,别看!”他的声音低哑痛苦,但更显得销魂。

  锦灵绣镇定着自己,一掌劈开绳子,忙扯过单将他裹住。感觉到他颤抖的厉害,她紧紧的抱住他。强烈的怒气让她一向稳如盘石的手都发起了抖。

  偏偏他还在不断说道“妹妹,我早知道你喜欢这小子,却一直没得手■哥哥的特意将他抓来,下了药,让你慢慢玩个够。放心,我已经备好了另一种药。

  等你玩够了,给他服下,他以后定会对你惟命是从!”看不见白色纱帐内,她的脸色已经变成铁青,他还在得意的说道“这小子虽比不上那祁莲的美貌妖,但身材着实不错,妹妹有了他这么好的玩物,就将祁莲送给我吧?”感觉到宫千翌的背脊猛然僵硬,她握住他的手,轻轻摇头,让他看进她的眼睛。她的眼睛清澄透明,只有愤怒和对他的疼犀像是在告诉他,她决不会伤害他。他心中一宽,将头重新倚回到她的肩上。

  “哦?那不知哥哥给他下的是什么药,如此霸道呢?”锦灵绣不带任何感情的话语传来。

  “这请君怜可是皇宫中最好最霸道的药,服后四肢无力,就是圣人也会变成妇,偏偏神智清明的很,实在妙极。若不得发,整个人就算救过来,也是个废人了,以后再不能人道。”他贯喜男,荒霸道,用此药不知霸占了多少男子。

  锦灵绣轻轻放开怀中的宫千翌,朝他微笑着款款走来“如此,我一定要…好好的,谢谢哥哥喽!”

  她笑得好象很愉快,可知她的人都知道,这是她真正生气的样子。

  他大含拔腿就跑,被锦灵绣一把抓住,连点几大,让他口不能言,身不能动。锦灵绣搜出他怀中的请君怜给他服下,笑得更加甜美开怀“四哥,我看不能把祁莲送给你了。因为,你以后都用不到了!”她将他扔在下,抱起宫千翌,翩然离去。

  锦灵绣施展轻功急速掠过皇宫,从窗口跃入宫千翌的屋内。开玩笑,她可不想被人看到,以为她堂堂公主真的心大起,干起了采花大盗。

  弹指关上窗,她轻轻将宫千翌放在上,忧心的看着他。一离开她温暖的怀爆宫千翌顿觉浑身难受的很,不觉呻咛了一声,他大窘,俊脸绯红的把脸埋在被中。

  “翌哥哥,你怎么样了?”她拉过他,审视他绯红痛苦的脸。

  “你别…管我…”宫千翌咬紧牙关,才能忍住那羞死人的呻咛,偏偏锦灵绣伸手替他擦着汗水,她的小手一触之下,他只觉得全身的血都要沸腾起来,所有的细胞都在叫嚣着,想要一亲她的芳泽。

  “快…快走…宫千翌痛苦的说,他快克制不住自己了。

  锦灵绣担忧的握住他的手,只觉他的脉搏跳的极快,再这样下去他身上未清的毒也会跟着发作的。她不再犹豫,银牙一椰挥手间前青纱垂下,将两人隔绝在一方小天地里。

  她温柔的替他除下鞋袜,自己也跳上

  宫千翌急道“你干什么?…快走…”

  锦灵绣痴痴抚摸着他脸“傻哥哥,锦儿说过永远不会不顾你而去的。”她搂住他滚烫的身体,吻上了他的

  她的吻那样温柔,她的眼眸那样媚人,宫千翌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他疯狂的亲吻她,不同于以往的温柔,他情的拭着她每一寸齿,不够,他要更多!

  更多!他的手急切的抚摸着她优美的曲线,想占有她,让她永远陪着他,让她眼里只有他!

  他的手猛地撕开锦灵绣的衣服,触摸到她柔滑微凉的肌肤,他神智稍醒,停下来看向怀中她的眼睛。她柔柔看着他,清澈的眼眸映出了他的疯狂。他不由心下惭愧,她对他总是付出,不求回报,难道这次他也要强迫她…他身体更加滚烫,望更加深沉,动作却停了下来。

  看见他强忍住望的痛苦神情,锦灵绣微叹“翌哥哥,对不起,锦儿得罪了。”

  她翻身将他在身下,温柔在他额上一吻,解开他的衣服,轻轻吻上他的膛。“嗯…”宫千翌轻咛,清俊的脸上立刻又红了几分。

  好可爱的反应,她低低笑着,小手贴了上去。他的肌肤在她的爱抚和亲吻下火热的灼人,她过他前的突起,浅浅

  “啊…”他舒服的呻咛出声,随即难堪的咬住下。感觉到他的隐忍,她抬头皱眉看着他边的血迹,灵巧的用舌将他的血拭干净,低声在他耳边说“别压抑自己!在我面前,你永远不用压抑自己的。”…

  继续HHH…

  她向他惑的一笑,褪下他的子。修长的双腿间,他的坚早已立,她埋头将它一点一点入口中。“啊…”宫千翌浑身战栗,只觉她的口中温暖润,一种强烈的快袭来。意识到她在做什么,他惊道“别…啊…锦儿,不要…这样…”太委屈她了,记忆中高傲的她从小就没有对任何人低过头,何况是做这样屈辱的事情。

  锦灵绣恍若不闻,用力着他的坚,还伸舌拭着前端“啊…啊…不要…嗯…”他断续的呻咛传来。她口中更加用力,让他的分身在自己口中上下进出着,顶端渐渐分泌出透明的体,他的体香中有一种微咸的味道传来。

  她一点也不觉的脏,只想要他更加舒服快乐。搂住他的纤细结实的,她的舌尖灵巧的划过他的铃口,在那里打着转。

  “啊…啊…”他克制不住自己,呻咛起来。全身猛然一震,他赶紧推开她,白色的爱洒在上。

  他无力的闭上眼,长长的睫不断抖动。

  “翌哥哥,好点了吗?”锦灵绣关切的凝视他,第一次帮别人做这样的事,她也不知道他舒服了没有。

  他睁开眼时,那清润的眼里竟敛着水光,双眸中充了柔情。看她呆呆的,不知所措的可爱涅,他叹道“锦儿…”牢牢抱住她,那样紧,那样紧!

  他已不想再压抑自己对她的感情,就算她只是一时兴起又怎样?就算后被她抛弃又怎样?哪怕只有一夜,他也想好好的爱她。

  他翻身将她在身下,柔声说“锦儿,我想…要你,好吗?”锦灵绣心中狂跳,羞涩的点点头。

  他眼中的望更深,温柔的吻住她,缓缓褪下了她的衣服。她玲珑有致的身体仿佛在月光下散发着幽光,媚惑人。他的眼神一暗,吻得渐渐深入,和她的舌尖相戏相,修长灵巧的手在她的身上燃起阵阵热情。

  她抱住他光洁的背脊,两人赤的身体紧紧相贴“啊…”他低咛一声。

  热情的滑过她的颈,细细吻着她美丽的锁骨。双手轻柔的抚上她的蓓蕾,掌心传来的触感让他几近疯狂,他的吻变得霸道而有力,狂热的吻过她身体的每一寸肌肤。

  她醉的看着他细细布汗水的脸,此刻的他已经完全不若平时的镇定,原本淡然的眼眸里蓄望和深情。她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他这个样子,好象…他也是爱着她的一样…

  他已经完全控制不了自己,也不想控制,他自己都没想到她会令他如此疯狂。

  他心只看的见她,只想要她,抬起她的腿,他猛地冲了进去,她的紧滞让他舒服的大声呻咛着,没有注意到她身体微微的僵硬。

  “啊…啊…”他闭着眼睛,大力冲刺着,真舒服,像到了天堂一样,他牢牢将她锁在怀里,再舍不得放她离开。

  锦灵绣痛得连上都失去了血,但却不忍让他轻些,虽然身体痛得像裂开一样,她还是配合他的动作,将腿在他的上鼓励着他。

  “锦儿,锦儿…”身下的快让他几近疯狂,他迷茫的看向她,忽然动作一顿“你不舒服吗?”

  感受到她的紧滞,他眉头一皱,惭愧万分“该死!我以为你…”她从小就爱和美男厮混,身边又有祁莲这样的绝世美少年,他还以为…他咬牙停了下来,发现她身下鲜红的血迹,更是心惊,连声道“对不起!

  对不起!锦儿,很疼吗?”他不顾自己尚未发望,想退出她的身体。

  她勉力向他一笑,搂住他的,阻止他离开“小意思而已,本公主从小最勇敢最不怕痛了。真的,因为是你,一点都不痛!”才怪,她从小就怕痛怕的要死,摔一跤都要人哄上半天。宫千翌黝黑的眼睛竟有些润,他轻轻咬住她的耳朵“你这个小傻瓜!”他温柔的抱住她,放缓了动作,她渐渐不再疼痛,体验到一种新奇的快

  看着她情动的脸,他轻轻吻着她的发,感觉两人像并作了一个,这辈子从来没有这样的幸福足过,全身的血渐渐都涌到了身下。“啊…”他使劲抱紧了她,脑中像天烟花齐齐绽放,身体一阵搐,足的倒在她身上。

  不想离开她,他任自己的望留在她体内,羞涩的支起头问她“你…还好吗?”

  锦灵绣看着他通红的俊脸,躲躲闪闪的眼光,暗暗偷笑,原来翌哥哥这么害羞啊!

  “放心,我已经不疼啦!”她抱住他“你舒服吗?”宫千翌的耳朵都红的发紫了,但还是微微点点头。

  他真可爱。锦灵绣笑着在他额头亲了一下“那我们再来一次吧?”宫千翌讪讪道“那样你…你不会难受吗?”“不会,因为是你啊!所以早就不疼了。”知道他的不安和愧疚,锦灵绣微笑的握住他的手“要是余毒不清就糟了。还是…”她促狭的看着他“你的体力已经不行了…”

  她的话音未落,宫千翌已经猛地吻了上去“锦儿,这可是你说的,待会不准求饶哦!”

  帐内意盎然,柔情萦绕…

  一夜疯狂,宫千翌醒来时天色已经大亮。他伸手向旁边一探,见她不在,心中一慌,立时翻身而起《愣的看着上的血迹,才相信昨夜的甜蜜都是真的,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他的边绽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愉快的唤进挽绣,他准备梳洗后就去见她,告诉她他的心意。

  挽绣身后,一个美丽的少年跟了进来。认出他是祁莲,宫千翌眉头一皱,心里莫名的紧张。

  祁莲跪下道“丞相,公主已经启程去碧落海屠龙。派我跟随在丞相身边保护。”

  “什么?”他猛地站起,一向淡定的脸色大变,骇然道“她要去屠龙!太危险了!你们怎么不阻止她,任她这样胡闹!”祁莲答道“公主决心已定。丞相的毒非龙珠不能解。”原来是这样…宫千翌颓然坐下,眼光忧伤,她何需对他如此之好?她已经得到他了不是吗?为什么?为什么?难道她不知道,她的安危对他来说,比他的生命更加重要!

  此刻锦灵绣正痛苦的骑在马上,一边飞奔赶路一边喃喃自语道“想不到他竟那么厉害,早知道我就坐车了。”想起昨夜他的需索无度、一夜绵,她甜蜜的笑,翌哥哥,你别生锦儿的气哦,我不是故意要亵渎你的。你等着我,我一定会拿到龙珠,回去救你!

  碧落海位于西华国的最西边,太阳落下去的地方。去那里要么穿过整个西华,要么走近路通过幻梦森林。穿过西华国肯定会一路上遭到西华王的堵截,虽然她不怕也会耽误不少时间,而神秘美丽的幻梦森林…据说那里是仙人居住的地方,凡进入那里的人都是有去无回。

  锦灵绣只一想,已经拿定了主意,赶往…幻梦森林。

  神仙?妖怪?

  幻梦森林果然像梦一般美丽,不知名的绿色植物枝繁叶茂,星星点点的各花朵散发着幽香。

  锦灵绣自认自己也是很热爱大自然的,可是今天她已经是第5次叹息,第9次诅咒了!她忘了,她是个不折不扣,彻彻底底的大路痴啊!走了整整3天,她好象还在原地打转。她忽然很想煌抒寒,有他在的时候,她好象从来都不用担心什么,他总会把一切都办得周到。

  她啃着硬邦邦的干粮,坐在一个很大的树桩上,对着面前的美景开始第6次叹息。唉!要是抒寒在,她哪用吃这些,想着他的一手好厨艺。她更是气得将手中的半块饼往地上一扔。

  小小的声音在她身后的草丛中响起,一个爪子飞快的将那饼拖过去。她转头,见一只通体雪白的狮子藏在草里,正啃着她吃剩的干饼。看见她回头,它抱起那饼很快下肚去,然后很得意的看着她。像是再说,来抢啊!

  锦灵绣“扑哧”笑了一声,她正烦着,只看了一眼就转回来,当它不存在。

  看看她不来理它,它扑到她身前,左跳右跳,未了,一个翻身四脚朝天的躺在地上,把雪白的肚子朝向她,乌黑的眼睛眨啊眨啊。

  锦灵绣大笑了起来,好可爱的狮子哦!她把它抱了起来,扯着它长长茸茸的说“你是个什么东西啊?我没有听过还有白色的狮子哎?”它不齿的哼了一声,把头扭向一边。

  看着它比人还骄傲的涅,锦灵绣笑着抓住它的双爪,玩心大起的挠起了它的“叫你得意!叫你得意!”

  那狮子挣扎起来,张嘴威胁着要咬她,她不躲反而把脸伸了过去“你咬啊?”那狮子的嘴恰恰伸了过来…

  结果锦灵绣惨遭狮吻。她还没有来得及擦掉它的口水,那怀中的狮子居然开始变形。

  “啊!”锦灵绣一声惊呼。她虽胆大,但看到一个赤的美少年出现在自己怀里时,她也不失声大叫起来。随即呆在了那里,好美丽的人儿!

  那少年和她差不多大,有一双晶莹剔透的大眼睛,直高傲的鼻梁,花瓣一样可爱的薄。生得而不妖,美而不失男子气。连南宫临的英朗,煌抒寒的俊逸,祁莲的媚,甚至宫千翌的温雅都比不上他身上那种太阳般耀眼的光芒。

  他此刻虽然浑身赤,但他自然的像是遨游天地的神坻一样。那清澄的眼眸含笑望向她,她仿若瞬间被闪电击中一般,竟有种似曾相识的荒谬感觉。

  他不屑的推开浑身僵直的锦灵绣,从草丛中拔拉出一件衣服套上“没有听过有人连狮子都亲的。你这个女!连狮子都不放过!”锦灵绣回过神来,瞪大了眼,指着他“妖怪?!”他已经整理好衣襟,不屑的摇摇头。

  锦灵绣偏头想想“神仙?!”

  他傲慢的轻轻点点头“怎么?见到本公子这么出众的人物,姑娘是不是很喜欢,心头小鹿撞啊?是不是想问我有没有成亲,有没有心上人啊?你赶紧展现一下你的诚意,要是很够的话,我说不定会给你这个荣幸跟着本公子的哦!”锦灵绣眼睛一眯,嘴角含笑,猛地左右开弓打在他的俊脸上“你这个小妖怪!装神鬼的来吓我!还敢臭!难道你以为我连妖怪和神仙都分不清了吗?”那个高傲的男孩气势一下子消失了。他委屈的捂住脸,大眼睛眨了眨“你那只眼睛见我是妖怪了?”

  她上下打量着他,翻翻白眼“两只眼睛都见到了。”她明明看到他由狮身幻化成人的,他还想骗她。

  他苦着脸说“我只是受伤后,需要变做狮身住在这里,以便灵力更快恢复罢了。好容易养好了伤,正想出去,你就非礼人家!还说人家是妖怪!”他委屈的口气像是个受了委屈的孩子。这下他君临天下的气质完全被破坏殆尽,倒像个可爱的小弟弟。

  锦灵绣暗暗好笑,不与他多,她转身就走。

  那美少年楞了楞,跟了上来“喂,你怎么不理我?”“管你是妖是仙,我都不感兴趣!”她现在只想快点拿到龙珠回去救他。

  他眨眨星星般美丽的大眼睛,拉住她的手“我长的这么漂亮,你不喜欢我吗?”他身边的人总说他比神仙更美更可爱,明明一个比一个还宠他的啊!

  她甩开他的手,大步向前“不喜欢。”要是平时,她说不定还会对这样出色的美男调戏一番,但现在她一点心思都没有。

  他紧紧跟着她“那你喜欢什么类型的?高傲的?温柔的?霸道的?可爱的?…”

  锦灵绣不耐烦的看着他“你问这个干什么?”他乌黑的瞳仁微缩,长长的睫抖了抖,无辜的看着她“我只有知道了,才能努力做好你喜欢的样子啊!”他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吐舌道“我好象有点喜欢你哎!”看到她皱着眉头坐在草地上,他就在想这么灵秀的女子为何绕着轻愁呢?真想让她开心一点。

  锦灵绣看都没有看他一眼,淡淡道“多谢厚爱,大可不必!”看他还想说些什么,她正道“我急着赶去碧落海,你别再烦我了好不好?”他默不作声的跟了一会儿,忽然又拉住她,她狠狠的一眼瞪过去“你又干什么?”

  他吐吐舌,表情可爱之极“我只想告诉你,你走错路了!”华壁公子

  “美人!美人等等我啊!”那少年追上她,递给她一种红红的果子“这是蓄灵果。吃点吧,这种果子很能补充体力的。”酸酸甜甜的,很好吃。锦灵绣感激的向他笑了笑。

  他温柔的上前用袖子拭去她额上的汗珠“这才对嘛!你这样的美人本就适合拈花而笑,踏月而歌的。老是绷着脸,我看了都可惜呢!”他的身上有种熟悉的气息,清清淡淡的,舒服之极。锦灵绣一愣,忽然发现这少年斯文雅致的五官和宫千翌竟有五分相似,只不过他长得更加精致,红齿白,有种介乎男女别的美丽。他宝石般美丽的眼眸总是阳光一样温暖而耀眼,这样的人,任何人也不会讨厌的吧!

  锦灵绣笑了“叫姐姐!小鬼才多大就会调戏人了!”“我都5岁了,你不要叫我小鬼嘛!”他晶亮剔透的眼神十分纯真可爱,锦灵绣忍不住在他头上狠狠敲了一下。

  那少年被她敲得“噢呜,噢呜”得叫,惹得她一阵开怀。她好奇道“你怎么不变回狮子啦?像个大线球,好可爱哦!”他瘪着嘴“我现在不可爱吗?再说,我只有在养伤时才需要变成狮子的。

  因为我只有4分之一的狮族血统。”

  “哈哈,”锦灵绣捂住肚子乐道“原来你不但是妖怪,还是杂牌妖怪啊!”他愤然道“我是神仙…”

  “妖怪!”她坚持。

  “神仙!”他平坦的,努力做高傲状。

  好…好可爱!锦灵绣笑得趴在地上,按住肚子。

  见她不理他,他委屈的再次申辩“我是神仙!”很久没有这么快乐过了!锦灵绣好容易止住了笑,站了起来。居然还有这么单纯可爱的神仙,真是有趣。她对他总算有了兴趣“那神仙弟弟,你叫什么名字啊?”虽然他们差不多大,她总觉得他像个可爱的小弟弟似的。

  他得意的说“我叫宫千壁。听说过吧!?据说我很有名的。美人姐姐你呢?”锦灵绣眼眸中幽光很快的一闪而过,一瞬间她的脸上出了温柔之极的笑容“我叫林绣。早听过华壁公子的大名,想不到原来公子这么天真,这么的孩子气啊!”

  他微愣了一下,立刻开心的咧开嘴笑道“阿绣,你是在夸我吗?我就说嘛,明明我很漂亮又很厉害的说,你怎么会不喜欢我呢!”锦灵绣认真的审视着他毫无心机的笑脸,阳光下,他那漂亮的面孔上一点点阴暗都没有。她暗叹,看来他真是那人的弟弟了。正因为西华王把他保护的太好,竟是这样的单纯可爱。不过,谁让你抢走了本来属于他的幸福,撞到本公主手上你就自认倒霉吧!

  她柔柔的笑着“是啊是啊,小壁你真可爱。要不你做我的弟弟吧?”他看着她的笑容呆了一呆,摇头说“才不要。我要做阿绣的丈夫!父王说,只有丈夫才能永远陪着子的。”

  锦灵绣想不到他会这样说,不由一愣。

  他已经抱住她的撒娇道“阿绣,好不好嘛?我可是第一眼看见阿绣就好喜欢好喜欢呢!就是那种心砰砰跳的感觉哦!”原来如此,他是故意的吧,故意跳出来招惹她。

  锦灵绣微笑道“小壁,你为什么喜欢我呢?”他认真想了想“阿绣就像最柔最美的花朵一样,有种让人想要亲近想要怜惜的味道。而且我知道阿绣绝对是世上最好最温柔的人呢!”她惊讶的抬头看他,他为什么觉得她是好人呢?他微笑的伸手轻轻的碰了碰她的眼睛“因为你的眼睛啊!你有着世上最温柔最美丽的眼神呢。”她心中一跳,他微笑的脸阳光般干净剔透,那灵动的眼睛充信任的看着她。

  她忽然有些自惭形秽,果然是和他留着同样血的人呢!同样的明净!同样的不俗!

  宫千壁听说她要去碧落海,自告奋勇为她带路。锦灵绣他变回一头威武的狮子,骑在他身上赶路,果然舒服了很多。

  看见一路上他施展灵力把那些拦路的树石块、凶猛野兽赶开,她羡慕的揪着它的长“哇!你也教教我使用灵力嘛!好哦,只稍微一比划,对方就一下子飞了或者死翘翘了。比武功好用太多了嘛!”它一边把前方拦路的大树移开,一边奋力把自己的从她手里拔出来“用多了灵力也会大耗心神的,对方越强消耗的灵力越多。天下好几个人我都没办法靠灵力胜过他们。再说这是天生的,必须有神族的血统才能继承灵力,想教你也没有办法啊!”

  宫千壁很乖,有问必答,这些天锦灵绣已经搞清原来他被南宫临他们刺伤后就在此修养,直到碰到她。

  锦灵绣舒适的趴在它身上,闲闲的问“哦?是谁连你也打不过呢?”有这么个听话的神仙做宠物和坐骑还真不错呢!会说话和变身的狮子多威风啊!

  它侧过头依恋的在她手上了一下“天下奇人甚多。不要说成名数十年的天机子,就是她的徒弟…和我齐名的玄玉公子和无双公主,我也没有把握能赢他们。”

  看看已经到了午餐时间,它俯下身子把她轻轻放下。然后一个赤的美少年躺在了她的腿上。

  虽然已经习惯了他这样,锦灵绣还是微微脸红。偏偏他毫不在意的展着他健康结实的肌肤。甚至因赶路太累而趴在她的腿上直着气,紧翘的微微抖动。

  好漂亮!她暗赞。不知道为什么,不像祁莲体时那样美的气,充惑,

  宫千壁无论何时,都让人惊叹于他大自然般干净纯粹的美,生怕亵渎了他。

  她赶紧拿出他的衣服给他盖上,皱眉道“还是堂堂王子呢!你怎么也不知道羞?”

  他翻过身来,懒洋洋的看着她“因为是你嘛!反正你都会做我的子的。

  我干嘛要害羞?难道…”他的眼神贼亮“你看到我美丽的身体,有一点动心?”她刷得转过脸去,竭力掩饰着自己的窘迫和心虚“哪有?…我哪有动心?

  就你这煤球似的肤…我喜欢的是雪白的柔弱少年好不好?”她信口说。

  “是吗…”他有点黯然,喃喃道“早知道我就不要贪玩,总在阳光下跑来跑去了。”

  他马上又振作起来,向她说“我以后一定躲着太阳走。你放心,不到三个月,不,两个月,我就会变得白得像雪一样的。”她好笑的看着他认真的脸,不过玩笑而已,他竟这么当真。她捏捏他秀的鼻子“你这么健康,一点也不娇弱啊?”她继续逗他。

  宫千壁一怔,漂亮的脸上出一个很梦幻很柔媚的笑容,他拉住她的衣角腻声道“阿绣,你好坏!只会催着我赶路。累死小壁了!小壁真的好累啊!可是为了你,我还可以再累一点的!”他一伸手,就把披在身上的衣服扯掉,修长赤的身体柔顺的依偎着她,大眼睛一眨一眨的“人家还是第一次。阿绣要怜惜人家一点哦!”

  看他那人的涅,锦灵绣喉咙一紧,忙拍掉他抱住她的手“别闹了!告诉你,我可是个女。小心我强暴你哦!”

  “来啊!”他笑了一下,摊开四肢躺在她旁边“来强暴我啊!” wwW.duHexs.Com
上一章   倾城护爱   下一章 ( → )
渡河小说网致力于打造无广告无弹窗的在线小说阅读网站,提供小说倾城护爱在线阅读,倾城护爱TXT全文最新章节,网站没有弹窗广告页面简洁。渡河小说网提供倾城护爱最新章节阅读与倾城护爱txt下载,更多精彩尽在渡河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