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河小说网免费提供倾城护爱TXT全文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渡河小说网
渡河小说网 架空小说 网游小说 历史小说 推理小说 军事小说 总裁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灵异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经典名著 耽美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仙侠小说 同人小说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都市小说
好看的小说 大隋皇帝 倾城护爱 沈嫣日记 佛珠与表 暗夜妖姬 没落英雄 秘密女友 女友故事 狩猎香国 翠玲阿姨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渡河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倾城护爱  作者:蓠烟 书号:46818  时间:2018/8/21  字数:8627 
上一章   12、不悔    下一章 ( → )
锦灵秀离开已经快一月了,宫千翌在书房里埋头看着水患的报告,皱起了眉头。这么严重啊,难怪她迟迟未归…

  挽绣进来,神色复杂,言又止。

  宫千翌从案牍中抬起头来“有什么事吗?”

  挽绣道“西华王受邀来参加公主后的生辰庆典,二王子也来了。”“哦?壁来了?”他惊喜的笑着“你怎么不早说,我立刻去见他。”挽绣犹豫道“千壁殿下已经在来听月阁的路上了,只是…只是听说千壁殿下数月前认识了一个女子,还为她用不绝花哺育出了婴儿。可是那女子竟然抛下身受重伤的他,决然离去。当时千壁殿下心神俱伤,灵力丧尽,连人身也维持不了了。近才刚刚复原。”

  宫千翌惊道“他现在怎么样了?”虽然西华王对他不起,但他仍然很是喜爱这个阳光可爱的弟弟。

  一个少年推门进来,笑道“我很好啊!大哥,快来看看我的小修可不可爱?”那少年犹带着些稚气,肌肤胜雪,明亮的眼波所到之处熠熠生辉,美得如同天上的神坻。他身后冒出一个小小的头,那个莫约才3岁的小男孩仿若是变小后的他,粉装玉啄,十分可爱。

  他献宝似的把小男孩举到他面前,微有些得意的说“很漂亮吧?有那么美的母亲就是不一样!”

  宫千翌笑了笑,心疼的看着强装着笑脸的弟弟。他虽然美丽依旧,眉间却隐藏着深愁。

  宫千翌不解的问“你的孩子?你用了不绝花?那他的母亲呢?”宫千壁让挽绣先把孩子抱下去,脸上的笑容一瞬间消失了。他黯然的说“她不要我了。”

  宫千翌看着他情伤的脸,劝说道“壁这么美、这么好的男子她都不要,定不是什么好女子,小壁还是忘了她吧!”

  他激动的说“才不是。她是世上最好最美的女子!只是…”他眼瞳忧伤,低声道“只是她不爱我罢了。是我不够好,她才没有爱上我。是我做的不够,她才会离我而去。”

  宫千翌怜惜的望着弟弟,原来小壁这样十全十美的男子,也会有得不到的人啊。他不知该如何规劝痴情的他。

  宫千壁大大的眼睛眨了眨,把眼中弥漫的泪水了回去。强忍住悲伤,他愉悦的说道“不过我知道她是从锦圣国来的,而且认识玄玉公子煌抒寒。后天无双公主的生辰,煌抒寒一定会来,我就可以打听出她在哪里了!”看着他兴奋企盼的样子,宫千翌柔声道“她已经不要你了。你还去找她做什么?”

  宫千壁明亮的眼眸微微黯淡,俊美的脸上是不悔的执着“可是,我离不开她!这些日子,我想她想的快要死掉了。而且如果她看到小修,说不定会让我留在她身边的啊!”想不到弟弟竟然如此痴情,宫千翌叹息了一声,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能让他纯真可爱的弟弟眷念至此?他一定会帮他找到她,实现弟弟的心愿。

  锦灵绣一路飞奔回都,还没有去见父王,就悄悄跑到听月阁来。她好想他,想他温文的笑,想他微颦的眉,想他的一切一切。当她比逃命还快的速度翻进他的屋子时,她心中雪亮…她完了!她好象真的有点爱上他了。宫千翌这个魔咒,她哪怕失忆了也躲不过啊!

  难道在最开始的一秒,有些事情真的已经注定到老?

  幽静的午后,雅致简单的屋里没人,只有那雅的大上,似有人动了一下。

  她怀着思念,脚步轻轻的,想象原来那样吓他一跳。开飘垂的白纱,她向上扑去“翌哥哥。”

  “哇!”她大叫“翌哥哥,你怎么…怎么变的这么小了?”一个小小的男孩迷糊的睡眼,懵懂的看着她。他那清澈的大眼睛,秀的鼻梁,还有身上那种独特的清雅气韵,明明就是翌哥哥小一号的翻版嘛!

  锦灵绣正愣在那里,那个玉雪可爱的小家伙眨巴眨巴大眼睛,兴高采烈的向她扑过来“娘娘…”

  她下意识接住他胖乎乎的身子,完全傻掉了。天啊!他叫她娘?!她什么时候和翌哥哥有了这么可爱的孩子?

  那小男孩藕似的小手搂住她的脖子,撅起小嘴,大力在她脸上亲了又亲,涂了她脸口水,稚气的声音无比甜腻“娘,小修总算见到你了!小修每天都好乖好乖,生怕娘娘不要小修了…”

  锦灵绣回过神来,一边躲着那小家伙的狼吻,一边唤进挽绣。挽绣看看一向风姿洒然的她竟然被这个小鬼的如此狼狈,不觉偷笑。

  锦灵绣奋力用手挡住那小家伙嘟起来猛亲她的小嘴“挽绣,哪儿来的孩子?

  你家公子呢?”

  挽绣笑道“这是宫中贵客的孩子。公子接待前来庆贺公主明的生辰的客人去了。”

  原来如此。

  那小家伙不依的垮着小脸“娘,你不喜欢小修吗?小修好想娘娘哦。”锦灵绣不知为什么很是喜欢这个小家伙,她笑道“怎么会?”这孩子才2、3岁吧?定是太小,认错人了。

  他眨眨大眼睛,扁着嘴“那娘娘为什么不让小修亲亲?”她哑然,只好苦着脸说“那你别往我脸上抹口水了啊!”他“啪”的在她脸上响亮的亲了一口。乐呵呵的笑起来,脸颊上出两个深深的可爱梨窝,漂亮极了。

  锦灵绣不由羡慕他的父母,要是她也有这样可爱的孩子该有多好!

  他软绵绵的小手吊在她脖子上,像一只无尾熊一样牢牢着她,她好不容易把他的手拽开,柔声道“小修,我还有很多事要做。不能陪你了,改天再来找你玩好吗?”

  他乌黑的大眼睛转了转,大滴大滴的泪水落了下来,小脸上是委屈,呜咽道“娘娘别走,小修会听娘娘的话的,小修不要娘娘走!”他这副梨花带雨的小涅,让锦灵绣蓦地有点眼的感觉。她柔声劝慰着这个小家伙,可他死活不肯放手。

  没有办法,锦灵绣居然真的放下其它要事,留在那里陪他玩了一整个下午。

  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大概,是因为他长的很像翌哥哥吧?

  婚事

  美好的秋日,秋高气

  锦圣国举国庆,庆祝他们聪慧美丽的无双公主5岁的生辰。

  威严的金銮殿上百官齐聚,各国的王族都派人来参加这次盛宴,热闹非凡。

  长长的筵席一直从大殿上延伸到很远。

  一身玄锦衣的煌抒寒和锦圣王、西华王正在互相客套,他的干连精明、丰神如玉让大家暗暗称赞,他的气势果然一点也不输于他们骄傲的无双公主。怪不得有传闻说,刚成为东煌国国君的他这次来是专程向锦圣王提亲的。他和公主本是青梅竹马,又师出同门,大家都毫不怀疑的看好这一对天造地设般的壁人。

  宫千翌仍是一袭简单的白衣,风致出尘。他如今是锦圣的第一权臣,大权在握,在众人中应酬的左右逢缘。比起以往的低调平和,他的眼眸更加清明坚毅,散发出另一种尊贵强势的光华,让人难以从他俊秀清雅的脸上移开眼光去。

  可是他身边的那个男子竟把他的绝代风华也有点比了下去。

  那西华二王子虽然眉宇间隐含愁绪,但如同嫡仙般美丽耀眼,熠熠生辉。见到他,大家都不觉眼前一亮。不暗叹这华壁公子的不凡!不愧是和公主齐名的人啊!

  他们俩兄弟虽然肤皆白,但给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宫千壁就像冰雪一样通透,美得高高在上,如神坻般不食人间烟火。宫千翌虽也带着出尘之感,却是如玉般温润,让人倍感温暖亲切。

  祁莲也坐在殿上,他虽低调默然,但他天生的妩媚冷让不少亲贵都在偷眼打量着这个公主宠爱的少年。煌抒寒不时有意无意的瞪他一眼,眼色冰寒。

  大家都知道锦圣王早定于三天后把王位传于公主,这次宴会本是隐含帮公主选婿之意,众人的眼光在各位王子和宫相身上扫来扫去,只觉兰秋菊,各有妙处。如若将他们比之以花…宫千壁灿若桃李,有种纯粹张扬的美丽。真可谓“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宫千翌仿若空谷幽兰,素雅淡然。让人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

  祁莲出淤泥而不染,濯青莲而不妖,有着莲花般一尘不染的冰清冷

  煌抒寒则似梅花,傲雪欺霜,气度高华,睿智坚定,仍是君子之风。

  大家纷纷猜测,不知哪位公子更合公主的心意。不过依目前的局势来看,一国之君的煌抒寒,身为太子的宫千壁和握有锦圣实权的宫千翌都各有胜算。

  众人正在窃窃私语,等待公主殿下的到来。忽然有人在锦圣王耳边低语一番,锦圣王微愣,随即面带笑意道“无双有事,晚到一会儿。我们先开始吧!”他一击掌,鼓乐四起,热闹的宴会立时开始。

  一队碧裙宫女缓缓行出,舞出曼妙的舞蹈。一个白衣女子以纱覆面,在众女子的簇拥下莲步轻移,玉臂轻挥,一边轻灵的盘旋起舞,一边宛转的歌道“风中残花飘散在云际,试问谁不想上青天?

  情意忠孝自古难两全,无奈此心早已深陷!

  枝头上残月依然依然出现,思慕着他柔情万千。

  只有回梦中等待他出现,盼能与他共经沧海桑田。

  爱情是什么神仙?

  让人哭!让人笑!让人看不见!

  我愿化作一盏灯永远守在他身边,与君绵到永远…“她的歌声清灵之极,有如天籁,字字清澈,声声动情,让人闻之忘俗。她虽然带着面纱,但是舞技举世无双,身姿楚楚动人。玉腿轻伸、莲臂轻摇处,眼波灵动,明妩媚,无不魅惑。只让人觉得来到了琼池玉宇,见到了凌波仙子,几疑这是天上人间。

  众人无不心神俱醉,一时间忘却了凡尘琐事。她的歌声已经幽幽散去,人们还呆怔着,细细回味刚才这一曲…原来,世间竟有这样精灵般缥缈的女子,竟有这样深情动人的声音!除了昔年无双公主代替宫千翌的一舞,当世再难以见到这样美妙绝伦的歌喉舞姿,像是直触到人们心底最深最软的地方。

  各人都有所感触,一时默然…煌抒寒一贯冷竣的神色中也出了些许脆弱。

  他想起了他对她的感情,又怎么不是莫可奈何,宁愿深陷?她的笑靥娇语多年来早以刻入了他的生命,成为他唯一的快乐,他唯一的悲伤。不忍失去她那信赖的眼神,他只得对她一而再,再而三的退让。

  宫千壁双眸含泪,脸色忧伤。她在哪里?她为何不要他了?备受相思之苦的他又怎么捱得过这没有她的一又一?怎么捱得过这锥心入骨的绵绵相思?

  祁莲黯然垂首,凤目含泪。他如此卑微的悄悄爱着她,以自己唯一能够的方式,以世人眼中无比卑的方式。当衰爱驰之时,她还会让他待在身边吗?还会对他软语微笑吗?他好怕,真的好怕失去他生命里唯一的暖…只有宫千翌微微抬眼,神情讶然的对上她向他望来的盈盈双眸,那种脉脉的温柔如此捻。他浑身一震,心下深深感动,眼中顿时柔情万千。

  等众人终于清醒过来,掌声立时四起。那女子轻盈的上前,在锦圣王面前微微一拜,利落的开了面上的白纱,笑道“今绣儿献丑了,父王莫笑!”锦圣王大笑道“都快出嫁的人了,你怎么还是这么淘气?”言语间尽是对她的宠溺欣赏。

  那女子白衣胜雪,清丽灵慧,柔美至极。正是锦灵绣。

  “阿绣!”一个男子讶然的大呼,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见面前人影一晃,那男子已把她牢牢抱住,正颤声道“阿绣,我找你找的好苦!”那男子竟是华壁公子千壁!

  瞬时,讶声四起。本想去拉开这无礼男子的侍卫们纷纷退了下去,众人神情疑惑的看着他们。

  锦灵绣挣脱他的怀爆见他清澄的双眸中隐隐含泪,眉宇间的那抹忧也未能挡住他耀眼的美丽,正是她心中最为愧疚之人。她原本有些不忍,可是注意到宫千翌瞬间惨白到毫无血的脸,她一咬牙,推开了他“这位公子,你是谁?

  我不认识你啊?”

  宫千壁身子微颤,清澄的眼眸里是思念,神色苦楚之极“我是小壁啊!

  你不记得了吗?你总爱叫我线,跟我玩耍的。在幻梦森林里时我们是多么的快乐!”

  “不懂你在说什么!”虽然无比愧疚,锦灵绣思付之下,却打定主意要推的一干二尽。否则,以他的身份,她这辈子必然要和他不清。

  他咬咬,去侍女群中抱出一个冰雪般可爱的小男孩。

  那粉妆玉琢的小男孩睁着无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众人。一见锦灵绣就笑着伸出手去,气的说“娘娘,抱薄”锦灵绣脸色微变,后退一步,心中有不好的预感。

  果然,宫千壁充企盼的看着她“这是我们的孩子锦念修。阿绣,你就是不想要小壁了,也要怜惜些小修啊!”“什么鬼话!?”她大怒“我何曾生过孩子?”他轻声道“你忘了那不绝花吗?那花是我们神族的圣物,可以繁衍子侄。

  而且我们神族生长的速度比常人快的多,小修以凡人来算的话,已经快3岁了。”原来那他非要好,就是为了让不绝花繁衍出她的孩子。怪不得他说,这不绝花能让人难以绝情。

  她的脑中轰得炸开似的,完全不能思考,只求助得看向煌抒寒。他脸色铁青,但微微的点了点头。那么是真的了,她再看看宫千翌那僵直的身影,心念电转,后悔莫及。

  那小男孩见她久久不来抱他,无辜的看着宫千壁,稚气的问“爹爹,娘娘怎么不理小修,是不喜欢小修了吗?”

  宫千壁眼睛一,紧抱着他,哑声道“娘娘不是不要小修,而是不要爹爹了。”他本来年纪就还小,生又自然纯真,竟在这大殿之上,就垂下泪来,那小男孩看他哭了,也跟着放声大哭起来。

  众目睽睽之下,美丽得像神仙一样的两人,旁若无人,相拥而泣,凄楚之极。

  连皇亲贵戚们也心下恻然,责备的看着狠心的公主。

  锦灵绣呆呆立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怜惜爱子爱孙,西华王已经出席,向锦圣王言道“犬子对公主情有独钟,相思刻骨。还请大王成全!如若能娶到公主,本王愿将西华国献上做为聘礼!”众人皆变,这西华王爱子之名远播,可是连国家都双手奉上,真是骇人听闻。

  锦圣王也喜道“壁王子本仍人中龙凤,又与小女如此有缘,就是你不说,朕也会成全他们的。”

  “父王!”锦灵绣立刻回道“女儿不能…”“公主和二弟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微臣庆贺圣上得此佳婿。”宫千翌忽然扬声说道。

  锦灵绣回首看向他,宫千翌的脸苍白的几近透明,清澈的眼眸黯淡的像失去了光芒的星星一样。但他看向她时,仍是缓慢而坚定的摇了摇头。他竟让她答应?

  锦灵绣一愣之下,说不出的心伤。

  煌抒寒神色幽深,缓缓站起来,凝重的说道“我和绣儿一向私甚好,早以钟情。还请圣上成全我们的婚事。抒寒愿以举国之力,永助锦圣。”锦圣王晓是喜怒不形于,此时也拍手笑道“抒寒是我看着长大的。你的心事,朕岂会不知?绣儿能同时娶到你们两位佳婿当然更好!可是…这…”一国的侍君只有一个,两人身份地位却不相上下。他也为难,不知怎样办才好。

  锦灵绣木然的站在那里,他们说什么竟似于她无关似的。

  锦圣王见锦灵绣脸色不对,忙说道“小女的婚事还是等三后无双登基之时,由她自己决定吧!今仍是她的生辰,大家一定要玩的开心!”丝乐又起,西华王拉下了宫千壁和锦念修。气氛瞬时又热闹起来,仿佛什么事都没有氟过。只是煌抒寒的幽深,祁莲的黯然,宫千壁的忧伤,宫千翌的苍白都让殿中的气氛隐隐微妙起来。甚至连一贯巧笑嫣然的锦灵绣也时时心不在焉,言笑之间若有所思。

  亏欠

  宫千壁抱着小修,边走边认真的叮嘱着“见到了娘娘,小修一定要出最可爱的表情哦!对了,就是这样。还要笑得更甜一点,更开心些。可千万别忘了!”锦念修着自己已经笑到发僵的脸颊,还是很努力的练习着,稚声问“爹,这样娘娘就会喜欢小修吗?就不会赶我们走了吧?”宫千壁眼色一黯,努力笑道“阿绣看小修这么可爱,一定不忍心不要我们的。”他微顿,认真的说“待会不管她说什么,就算赶我们走,小修可千万别哭哦!阿绣最讨厌别人哭哭啼啼了,要是流泪的话,她一定会厌倦我们的。”锦念修咬着自己的大拇指,无辜的睁着大眼睛“那要是小修实在想哭怎么办?”

  “那就笑好了!笑得越可爱越好。”宫千壁把他的拇指从他嘴里拔出来,细心的把口水擦干净,又整整他和自己的衣襟,按捺住心中的忐忑,迈入了栖凤宫。

  小径通幽,菊花遍地,远处的小亭里,西华王和锦灵绣正在说着话。莫非父王是来提亲的?宫千壁赶紧抱着小修藏在一颗大树后,捂住他的小嘴。

  “小壁从小就没有喜欢过什么人。这次对公主真的是一往情深,那不绝花本需人的灵血才能哺育后代,他灵力大耗,为了公主又去屠龙,更是耗尽灵力,元神不稳,几乎丧命。经历了这么久的调养才捡回命来,灵力已大不如前,这辈子是别想再修成仙道了。公主就看在他的这片痴心上成全他吧!”西华王苍老的脸上是恳切,言语间尽显对宫千壁的心疼。

  锦灵绣淡然的看着脚下的一朵白菊“壁王子的厚爱,绣儿担不起,还是请他另选佳人吧!”她恨极面前之人,能保持住礼貌已不容易。

  西华王怒道“你…你这么狠心!?”他犹豫了下,又把态度放得平和“小壁有着神族血统,他们狮族一生只能爱上一人。而且那不绝花也只能动用一次。小壁以后…再也不会有孩子了…”

  锦灵绣面上不动,心里却是惊涛拍岸,他怎么这么傻?可是…她终于忍不住道“西华王好象已经忘记自己还有一个孩子了吧?您对壁王子真是体贴之至,感人之极。可是难道翌王子就活该被你遗弃,被你伤害吗?难道就因为壁是你的掌上明珠,天下所有的事情都要遂了他的意吗?”西华王呆呆的看着她“你…”他恍然大悟“你是为了替翌出气,才这样对壁的!”

  他眼色复杂,黯然道“那么就算我求你了。公主想报仇就朝着我来吧!随便使用什么手段都行!可是小壁…他是那么纯净那么美好的孩子,你对他们父子好点,行吗?”

  锦灵绣优雅的转身,端起茶送客“那是我的事。就不牢您心了!”宫千壁漂亮的眼眸里没有了昔日的阳光,代之以深沉的悲伤…原来,阿绣爱的人是哥哥!他眷恋的望着她衣决飘飘的身影,仿佛下一秒她就会消失一样。

  躲在树后看了她半晌,直到小修被他闷得双颊通红,他才惊觉的把手放下。

  平复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向她走去。

  就算她不爱他,可是…可是他只要能看见她的笑容,就已足够!

  锦灵绣默默想着心事,正陷入对宫千壁的浓浓愧疚中,蓦地听见一个清澈如水,深情如水的声音“阿绣!”

  她抬头,见宫千壁抱着锦念修,正向她走来。

  他那又大又双的眼睛还是如初见那般干净美丽,比宝石更加璀璨明亮。原本健康的肌肤变为冰雪般的洁白,更显得他有种不食人间烟火的美丽。只是他漂亮的脸上那种阳光般的明媚已经消尸曾经不识愁滋味的少年憔悴了许多,稚气的眉宇间有了淡淡的忧伤。他此刻虽然努力在笑,但是那种忧伤从他眼底隐隐透了出来,更加惹人怜惜。

  “阿绣,昨天是我不对,不该在大殿上痛哭留涕,让你丢脸…”他柔声道“你别生气好吗?我不是故意要那样做的。”

  他怀中的小修怯怯的看着她,伸手想让她爆又怕惹她不高兴的样子。

  锦灵绣心中不忍,接过小修,小修立即咧大了嘴,出一个大大的灿烂笑容,依恋的抱住她的脖子“娘娘!”

  她忽视宫千壁炙热的眼光,只看着可爱的小修,轻声道“小壁,对不起!

  要是再重来一次的话,我一定不去招惹你的。”宫千壁大力摇着头,认真的说“不,我一点都不后悔认识了你,爱上了你。

  和阿绣在一起的时光,小壁每天都会回想。每次想起,都觉得好开心!”她内疚的眼眸终于落到他身上“你的伤好了吗?”宫千壁眼睛一亮,那种灿烂的光芒又出现在他的脸上“早就好了。一点点事都没有。你千万别担心!我可是神仙啊!哪有那么容易死掉的?”她仔细打量着他“可是,你好象瘦了不少。”他灿烂的笑着“那不是更好。阿绣不是说喜欢雪白柔弱的少年吗?你看,我现在很白吧?我很怕晒太阳的。”

  她鼻中发酸,看着他白得几近透明的肌肤,清瘦到连淡青的血管也清晰可见。

  她对不起他,可是,她不能给他全心全意的爱,这样下去,她只能更加对不起他!

  她下定决心,把小修到他手中“你们在锦圣国玩够了就回去吧!我事务繁忙,恐怕没有时间多陪你们。”

  宫千壁脸上的光芒消失殆尽,勉力挤出一个笑容“阿绣,我会照顾小修,不会给你添麻烦的。就让我们在这里住下好吗?”小修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又被回了父亲手中。无辜的看看爹,又看看娘。

  锦灵绣心中很是不忍,阵阵作痛,但还是坚持道“你们是西华的子民。留在我国成何体统?”

  宫千壁眼神痛楚,面上却努力维持着笑容,但那笑容已经比哭泣更加悲伤“阿绣!我可以什么都不要,什么也不在乎的。只要能见到你就好。哪怕你喜欢的是哥哥,哪怕你不认我们,小壁只想能够陪在你身边啊!”小修懵懂的听出是锦灵绣不要他们了,他小小的手紧张的抓住她的裙角,乌黑的大眼睛漉漉的。一边竭力忍住不让泪水落下来,一边稚声稚气的说“娘娘,小修很听话,很好养的。我已经很大了,自己会照顾自己的。也吃的不多,每天只要吃一点点就够了。我会乖乖的,娘娘不要赶小修走,好不好?”锦灵绣就是铁石心肠也不忍再说什么,她默然一会儿,终于说“你们想住就住吧!这里也不差你们两个人。”

  宫千壁放下小修,开心的抱住她,足的说“我就知道阿绣不会那么狠心的。”

  小修眨折睛,蹒跚着小腿,也扑过来抱住她的腿。

  宁静悠远的菊花香气里,三人搂在一起,如此和谐美丽。
上一章   倾城护爱   下一章 ( → )
渡河小说网致力于打造无广告无弹窗的在线小说阅读网站,提供小说倾城护爱在线阅读,倾城护爱TXT全文最新章节,网站没有弹窗广告页面简洁。渡河小说网提供倾城护爱最新章节阅读与倾城护爱txt下载,更多精彩尽在渡河小说网。